中国入世10年特别报道之访谈:访北京WTO事务中心副主任钟青(图)

发布日期:2021-11-24 00:37   来源:未知   阅读:

  10年间,我们从担心“狼来了”到“与狼共舞”;从外资进来重组民族企业到中国企业大胆走出去实现海外并购。

  10年间,我们履行承诺,在倾销与反倾销、对抗与合作的平衡之中,中国企业从被维权到主动维权,开打国际官司。

  10年间,中国经济跨越前行,经济总量全球第二、出口第一、进口第二,从WTO“新成员”跻身核心决策圈。

  10年间,竞争的加剧,消费者受益,老百姓的生活也由此得到了更多的从未想到的改变……

  亚心网讯(首席记者 刘书成)10年,入世落锤之音尚在耳边,沧海桑田变换了人间。 值此纪念日来临之时,我们特别梳理了入世十年之变以飨读者。

  10年前,大家谈论最多的是打开国门后“狼来了”怎么办?”从今天的情况看,打开国门不但没让“狼”把我们吃了,而却恰恰让“狼”把我们逼出了巨大的活力和潜力。 狼来了,要是羊跑得慢,肯定会被吃掉,而如果羊跑得足够快,狼是追不上的。更何况我们不是羊,我们是老虎。

  入世之前,很多人总在担心,这个行业会垮掉,那个行业的日子会难过,可是到了今天,没有一个行业因为入世而垮掉。事实证明,入世的一切举措非但不会把某一个行业逼到绝境,恰恰会给全社会一个平等发展的舞台。

  记者:至2011年12月11日,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已满10年。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中国的对外贸易》白皮书指出,截至2010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所有承诺全部履行完毕。10年间,入世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钟青:2001年12月11日,历经16年谈判,中国成为世界贸易组织第143个成员,到今年12月11日,中国已入世10年。 作为一名消费者来说,入世后,进口汽车、好莱坞大片等大众化生活产品随着关税的降低,进入中国市场的价格大大下降,让我们享受了更多、更先进、更方便的“洋货”。 普通国人可以自由地把人民币存到外资银行自由兑换外币,也可以到外资保险公司投保,获得外币的保险费,还可以到外资医院就诊,得到更好的医疗服务。

  另外,增加外国文化商品的进口,使普通市民有机会接触更多的世界文化,开阔眼界,提高艺术欣赏水平。外国农产品将较以往更大量地以较优惠价格进入普通百姓的家庭。而电信服务、汽车等高档消费项目的价格也大大下降,过去可望不可求的一些物质享受惠及广大市民。 在高科技领域,中国在自己研发的基础上少走几十年弯路,以自由贸易换取更高价值的科技产品及技术交换,加快了国内科技进步;进口商品价格降低,还带动了国内其他产品价格降低。

  记者:从最近的美国百胜收购小肥羊获得商务部批准,到小护士、紫罗兰等一大批民族日化品牌被外资收购后逐渐淡出视野,入世给民族品牌带来了难言的尴尬。民族品牌面对外资收购是否只能静待“雪藏”?

  钟青: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外资企业在中国的并购活动越来越频繁。历数收购事件,外资在收购前后都信誓旦旦地表示绝不“雪藏”产品,不管如何声明和表示,外资大力发展自有品牌使民族品牌逐渐消失的案例不在少数,这也引起人们对外资并购可能产生行业垄断以及民族品牌销声匿迹的担忧,但是并非无法度尽劫波。

  不管外资企业并购,还是中国企业之间,只要达到法定标准,都必须适用《反垄断法》的规定,由相关执法部门进行反垄断审查,例如从美国凯雷入主徐工,到达能与娃哈哈纠纷,都被上升到了反对外资产业垄断的高度。 我们不会歧视外商投资者,但是有条款要求境外企业在收购中资企业时必须接受中国政府的国家安全审查,这种审查是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不仅限于垄断,也是国际上通常使用的方法。 在关于竞争的审查方面,内外资是一样的,对于民族品牌自身而言,可以在合资(并购)合同条款进行适当安排确保品牌后续发展。

  当然,我们也不需过多纠缠于“外资”还是“内资”的概念上,而且有时候“民族品牌”这一概念也会有不同的理解。外商投资企业只要在中国注册,就是中国企业。有些民族品牌如吉利是中国自然人创立,很容易认定为民族品牌,但是有些品牌可能是移民美国的中国人在中国创立,或者中国自然人通过离岸公司投资中国的品牌,就不太容易仅仅依靠股东的国籍来认定是否是民族品牌。

  我认为,只要能改善民生,增加中国劳动者收入,增加税收和就业,并且在环境保护方面也能遵守中国法律,无论民族还是外资的都应该支持,避免陷入经济民族主义。

  记者:反思入世10年,利大还是弊多?如果中国不加入世贸组织,现在的发展状况又会如何?

  钟青:毫无疑问,入世总体利大于弊。如果中国没有加入WTO,2001年到2011年十年间,中国的经济发展一定没有现在这样快。

  入世谈判其实就是讨价还价的过程。目前世贸组织的框架主要是由发达国家主导制定的,中国为了入世也付出了一些代价,这些代价是为了获得更大利益所必须付出的。例如,如果没有入世,某些行业的中资企业可能发展更快。入世的几个不利条款即专门针对中国的条款:反倾销措施中的非市场经济待遇、特定产品过渡性保障机制及纺织品特别保障措施等。因为这些条款,在很多贸易纠纷案件中,一些中国企业道义上应该赢的官司在法律上都输了。

  有失才有得,入世后,中国在世界舞台话语权加大了,世界贸易组织所倡导的非歧视、透明度、公平竞争等基本原则已经融入中国的法律法规和有关制度。市场意识、开放意识、公平竞争意识、法治精神和知识产权观念等在中国更加深入人心。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中国集中清理了2300多部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减少和规范了行政许可程序,建立健全了贸易促进、贸易救济法律体系。中国进一步降低关税,进口商品关税总水平从2001年的15.3%降低到2010年的9.8%。同时,进一步扩大服务市场开放。

  《中国的对外贸易》白皮书指出,在世界贸易组织服务贸易分类的160个分部门中,中国开放了100个,开放范围已经接近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 入世为中国深化外贸体制改革,完善外贸法律法规体系,减少贸易壁垒和行政干预,理顺政府在外贸管理中的职责,促进政府行为更加公开、公正和透明,推动开放型经济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记者:眼下欧债局势还是一团糟,美债闹剧持续上演,这一情形下,中国企业后期遭遇的贸易战及贸易摩擦后期是否还将升温?如何做好应对?

  钟青: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中国所面对贸易摩擦压力从未减少,并在目前复杂的国际经济形势下,未来有持续增大之势。 美债、欧债危机就是国际金融危机的延续,根据历史的经验看,经济危机时,一国总是倾向于采取贸易保护主义的行为,这是无数次上演过的历史。在澳大利亚等国开始酝酿终止经济刺激计划的背景下,更容易刺激新的贸易保护主义。

  据商务部统计,过去10年,针对中国的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特殊保障措施690余件,涉及金额约400亿美元。仅2007年,全球共有19个国家(地区)对中国发起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等贸易救济调查近80起。与此同时,中国还遭遇美国337知识产权调查17起。中国连续多年成为全球遭受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后,2007年又成为全球遭受反补贴调查最多的国家。

  入世以后,中国外贸增长较快,对一些国家的产业有所冲击,这是中国遭受国际贸易摩擦比较严重的原因之一。由于目前世界需求仍然非常疲软,为了避免失业率进一步上升,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经济发展明显好于其他国家,与此同时,一些国家现在经济低迷,中国因此成为贸易保护主义的首要受害者,近期一半贸易保护主义针对中国。

  面对未来严峻的贸易摩擦形势,从宏观上,中国应加快转变对外贸易增长方式,使出口贸易增长由主要依靠价格竞争、数量扩张及片面追求速度转向提高质量、效益和优化结构的方向上来,以实现对外贸易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从根本上避免贸易摩擦。

  从微观上,企业不应该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出口企业可尝试将出口地多元化,进口目的地也应多元化,同时企业应增强主动采取措施避免贸易摩擦的意识,了解WTO规则和贸易救济调查的相关知识,有勇气积极应诉贸易摩擦案件,且在应诉时要团结、一致对外。

  其次,企业要努力提高产品质量和附加值,调整产品结构,提升竞争力,实现产品多元化,尽力避免贸易摩擦和分散风险。